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偿二代降低资本要求车险厮杀烽烟再起

2018-12-03 16:39:29

“偿二代”降低资本要求 车险厮杀烽烟再起?

导读:是该趁车险业务资本要求降低之势,加入车险厮杀大军;还是潜心深耕非车特色业务,以更高利润覆盖风险波动、点铺设成本?产险尤其是中小型公司,已站到十字口。

一场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(C-ROSS,下称“偿二代”)讨论会上,中小型公司提出一些担忧。多次二代标准(仅支柱)测试下来的偿付能力“下降很多”,主要原因除了信用风险外,来自非车业务占比较高。

新一代监管体系将风险细分,便于识别。例如,承保端每类险种的风险大小不一,所体现在资本要求也将不同。“按测试版本,车险保险风险资本的要求:保费风险约8%-9%、准备金风险约9%-11%的水平,再加上二、三支柱综合要求等因素后,终也会比现行的16%-18%低。现在不分险种、统一的资本要求,对车险来说确实较高。”一位偿二代建设核心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。

从风险波动上测算,一些非车业务,如农险、财产险、船货特险等,相对承保风险较高,资本要求也将上升。所以车险占比不高、区域性或专业产险公司,在保险风险部分的资本要求会相对增加。

这导致部分公司开始考虑逐渐调高车险业务比例,降低资本占用过高的险种占比。这一战略调整,在当下挑战颇大——比偿二代可能更先落地的是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。条款和费率给公司更多选择的同时,依靠高手续费和贴费手段展业的模式,将难以为继。

多位车险人士分析,未来车险业务竞争力的核心在于降低业务获取成本和公司运营成本,同时拥有完备的客户数据以掌控定价优势。而这些,点有限、人力有限、历史数据积累有限的中小型公司能否解决,有待观察。

当然,市场有足够的调解机制。车险竞争加剧自然利润摊薄,而非车险则会因供应量减少而利润增加,当通过风控等提高收入到足够覆盖风险波动带来的资本成本时,这部分主体又会回流。

实际上,调整业务结构并不是避免偿付能力降低的办法。“例如农险,更多配置超额分保减少比例分保,这部分的资本要求也会下降。”上述人士对分析,他认为偿二代的目的之一是让风险与资本直接挂钩,提供多种分散风险安排。要释放更多资本占用,就得想办法提高风险控制能力。

七大非寿中车险“保险风险”

偿二代下,非寿险业务保险风险的资本采用超额累退方式计算,也就是将自留保费分成若干段,每一段自留保费乘以对应风险因子计算出资本,相加总和为该险种的资本要求。

“随着自留保费的增加,风险因子会变小。比如新成立的小公司可能就在段里。对于人保、平安这样的大公司可能每一段都得用到。”产险项目组核心人员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。这种类似个人所得税的计算方法,相对有效解决了现行标准中“一刀切”或大小公司区别对待的有失公允之策。

据征求意见稿,保费风险资本基础因子中,车险为9.30%-8.19%,农险为33.8%-18.9%,信用保证险为46.7%-37.3%;准备金风险资本基础因子中,车险为11.45%-9.65%,农险为39.8%-27.8%;信用保证险则为50.5%-40.2%。

但令“人太平”三大财险公司关注的是,一稿中车险原本设计的7段,取消了两层变成了5段。也就是说,取消了原来某一两家大公司在风险因子小的前两段优势。即车险保费收入超过400亿后,保费风险因子为8.19%不再减小;车险保费收入超过200亿后,其准备金风险因子为9.65%也不再减小。

这从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大中小公司车险部分的资本要求差距,但中小型公司对两层变化不太敏感,“我们根本达不到层”。依据上一轮测试情况,在段和第二段的公司分别为47家和29家,占行业主体总数77%。

来自保监会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5个月,车险占整个财产保险保费收入的比重达到72.60%,同比上升1.16个百分点。截至2013年底,汽车投保率从2007年的64.4%提高到87.3%,机动车投保率从2007年的38.7%提高到58.6%。

车改新思路:抱团取暖?

参与全国车险承保人联席会议的安联财险COO宋玄壁撰文称,按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征求意见方案,所有的改变几乎都直接体现在了保费的计算公式的变化上:保费=[基准纯风险保费/(1-附加费用率)]×费率调整系数。

他认为,新公式下,附加费用率正式成为保险公司自负盈亏的根本原因。这一指标可以理解为业务获取成本与公司的运营成本,当一个公司可以控制更低手续费、更低成本运营时,对应产品也更具吸引力。

但那些单纯以高手续费、贴费竞争而无法降低运营成本的公司,附加费用率在理论上会要求保险公司提高保费,以补偿自己恶劣的经营水平,公司虽然仍可用报低附加费用率来维持短时间的保费价格,但无法长久。

高手续费的根源在中小公司严重的中介依赖,且需要支付比大公司更多的中介费用获取保单。如何去中介化,逐渐自控渠道,或成为中小公司经营车险的重要一环,电、销等低成本直销渠道如果成本控制得当,很可能会设置出相对其他渠道更高的折扣。

定价能力,是保险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但宋玄壁认为,开发新费率要数据、引入外部数据做交换也要自身先有数据,这点对于中小公司挑战很大。如果仅参照着大公司定价,难免会因为运营成本更高而走向失败。

因此,他认为中小保险公司有可能会抱团取暖,合作联盟也许会出现,交换数据以达到自主定价的基本数据要求,一起开发新费率,甚至在理赔服务上合作等。

固体饮料代加工
和面机
螺杆泵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